暂时小别莫相思——《茶可道》关门的话
日期:2009年11月13日  发布人:潘向黎  浏览量:

今天要说再见了。这个专栏已经开了四年,虽然是断断续续,但是真的持续了这么长时间,回头一想自己都微微惊讶。对于我这个缺乏计划性和耐久力的人来说,已经是一个写作上的特例了。翻了翻已经发表的八十篇,我对自己说:够了,在读者或我自己厌烦之前,告一段落好像是明智的决定。
   
    小别之时,要郑重感谢许多人。感谢一直陪伴我的读者们,你们是那么宽容我这个大胆妄言的门外之人,那么善待这个专栏。你们中有人一直剪贴、收集每一篇《茶可道》,出门旅行都不忘嘱托家人留心代劳;有人给我寄来各种参考资料(包括各种剪报)、有关茶文化的诗集和画册;有人写信提出疑问、批评,商榷问题;有人题诗,有人赠画;有人远地寄来珍稀的奇茶,甚至有八旬老者将儿子孝敬的好茶分赠给我……这些,都是让我感愧交加的。也可以说,如果不是这些意外的鼓励和支持,这个专栏不会持续这么久。事实上,这两年我的写作基本上处于休息状态,几乎没有发表什么小说,散文也写得极少,只有这个专栏坚持了下来,这要深深感谢读者朋友们。专栏结束了,但我还是每天都会喝茶,而喝茶的时候都会记起你们的情谊。
   
    当然也要感谢夜光杯的编辑,他们是第一读者,更作为朋友给了我切近的督促和帮助。这个专栏断断续续,“断”都是因为我的缘故——有时身体欠佳,有时疏懒,而“续”则往往亏了他们的热情和耐心。
   
    关于茶,其实还有许多想写的:茶馆、茶俗、具体品种的茶的品赏、中外茶文化的相互影响……但是还是先到这里吧。一来,“茶”本身就不可穷尽,茶可道但难以道尽,谁都不会有“道尽”的野心,我更不敢生这样的妄念。二来,似这般每天不是饮茶就是写茶,不是写茶就是读茶,专心泡在茶里的日子,怎么看都像退休后的生涯,于是我想着好像应该留点话题到退休后再写,免得到时候无话可说而“悔其少作”。三来,花看半开,茶饮半瓯(广州有一家茶馆就叫“半瓯”),清芳留取余味,还是说一些,留一些吧。
   
    留到何时呢?也许不用到老,只要到忍不住想再说的时候,或者觉悟再深一层的时候——但愿彼时还觉得茶味浓于世味,还愿意絮叨,如果那样,自会前来续道。
   
    临别还有一句心底的话:眼下酷暑,最宜饮白茶。
   
    明代田艺蘅《煮泉小品》中云:“茶者以火作者为次,生晒者为上,亦近自然,且断烟火气耳”。“生晒”就是现今生产的白茶制法。白茶是真正的“不近人间烟火”。白茶是轻微发酵茶,采摘新鲜芽叶,不炒不揉,直接晒干,芽叶密披白毫,色白如银,故称白茶。其发酵程度约1030%(乌龙茶为1570%,红茶为8090%)。由于制作工序最少,所以白茶很大程度上保留了茶叶的多种营养成分,单说现在广受瞩目的茶多酚,白茶的含量就比绿茶和乌龙茶高。白茶其性寒凉,退热祛暑功效明显,可防中暑。加上纤细的叶芽、浅淡的汤色、幽微的香气,富有清凉感,所以夏天最适合饮白茶。
   
    又,白茶泡的时间比绿茶长,约十分钟才可看到汤色微黄,且第一、二道都淡,第三道才出味,如果缺乏耐心过早放弃至为可惜,千万千万。
   
    还有,有人猜测《红楼梦》里丫头茜雪被撵的导火线枫露茶是白茶,根据宝玉所说“那茶是三四次后才出色的”,枫露茶是白茶,十在八九。
   
    语已多,情未了。暂时别过,切莫相思。

来源:《新民晚报》 点击数: 收藏本页
分享到
相关链接

版权所有 :西北政法大学劳动法诊所 诊所办公室:029-88182625 Email:ldfzs2008@163.com

地址: 西安市长安区韦郭路中段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教学楼B-503 邮编:710122 | 管理登录